零点追书《紫气冬来》,作者:久岚

时间:2018-02-12 19:15:43 作者:一个疯子 阅读: 6072 点赞: 83 分享: 26

零点追书:

苏沅出生时,被批命“紫气东来,合福祥瑞”,简而言之,人美,命好! 旁人艳羡,唯她知晓这福报从何而来——前世的一场冬雪,一场刻骨的悲欢离合。

001

昨夜酉时起,大雪纷飞,到得次日仿若毯子覆盖大地,白茫茫的耀眼,采英推着韩夫人出来,慢慢行到屋檐下。

轮椅里的夫人又轻又瘦,好像风一吹就要没了,从袖口露出来的手腕细如青竹,这种样子偏还要来看雪,采英眼睛发涩,犹豫不前,瞧着早已不是记忆里的人儿,越发念起十年前。那时候夫人十三岁,亭亭立在苏府的堂中,青裙曳地,秀丽无双,一开口,声音好像黄鹂似的清脆……也不知怎么落到这个境地,凭谁都能欺负了!

唏嘘间,听到夫人轻声的催促,采英忙将轮椅往前推,低着头道:“夫人,今儿太冷了,就待一会儿罢,奴婢怕您吃不消。”她把手炉放下来,“这是才换上炭的,您快拿着暖手。”

言辞充满关怀,驱散了这冬日里的一些寒冷,韩夫人——苏沅忍不住侧头打量她。

采英十二岁来家里的时候,曾嫌弃这小丫环木讷胆小,谁想到十年之后,身边就只剩下这个人了,别的走的走,死的死,环顾屋檐下,韩家的那些下人见到她避之若浼。可也怪不得,谁让她是个灾厄之星,害死生母,克死父亲,后来就算嫁给惊才绝艳的状元郎,日子也一样不如意。

苏沅苦笑了下,抬起手托住一片雪,冰凉入掌,耳边听到远处丝竹,悠扬中夹杂着女子的娇笑。

韩如遇,这是又在花厅办宴会了罢?

那些参加的宾客,定然又在背地里笑自己了,她忍不住想起韩老夫人怨恨的眼神,斥骂着道,“你怎么还不去死,难道真的想把我儿子也毁掉?早知如此,我当初便是拼了命,也不该答应这桩亲事!”偌大的客堂里,韩老夫人手指着她,丝毫不掩饰厌恶,看热闹的人掩着嘴笑,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然而现在,想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阮公子……还没有到京都吗?”苏沅瞧着掌心里的雪花,嘴唇翕动,那是她现在最挂念的人,也是可以相帮的一个人。

采英咬了咬嘴唇,不忍心告知。

夫人自知活不长,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让韩如遇休掉她,让她归去娘家,葬在生母身边,然而韩如遇并不肯,甚至百般刁难,说夫人再如何,死了也是韩家的鬼。夫人求到娘家,苏老夫人恼恨她克死儿子,不愿相帮,夫人就这样困死在了韩家。

采英眼睛红了,抽泣起来。

苏沅心里一阵刺痛。

母亲临死前,护着她,说,“沅沅,你要好好活下去……”

可她实在活得不怎么好,浑浑噩噩,好像做了人世间一场最大的噩梦,到头来,什么都没有,连个丫环都要可怜她,同情她。

但她哭不出来,所有的眼泪,在失去双亲之后就哭干了,她也想不明白韩如遇为何非得娶她,以至于数年都不理会自己的祖母,召见时说,“你能偿还的也只有这桩事情了,你父亲不在了,苏家只能依靠韩家,你就嫁过去罢。”

苏沅微微闭起眼睛,远处的丝竹声越发响亮,仿若就在耳边,让她想起母亲抚琴的样子……年幼时,下雪了,她会把抚琴的母亲拉到雪地里,让母亲给她堆雪球,让母亲给她摘树上的冰凌。那时候,多好啊,不像后来,她离开母亲身边,再也没有这样的肆意欢笑了。

苏沅的手指在膝头一阵抽动,好像又听到了母亲温柔的声音。

也许,她们快要相见了罢?

采英低下头,发现夫人原本一张白皙如玉的脸庞,显露出了死灰之色,忍不住骇然,叫道:“夫人,夫人!”

苏沅没有睁开眼睛,但却听见远处的丝竹声一下断了,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庑廊下的丫环们一阵骚动,有人轻声道:“那不是景川侯吗,他怎么来了?”声音十分的惊喜,好像看见了可望不可即的人物。

“许是来参加老爷的宴会的!”

“那为何会来内宅?”

这些人万分不解。

采英却用力的推苏沅:“夫人,您不是让奴婢给景川侯稍了口信吗,他兴许是为您来的,”她眼睛一亮,“夫人,您也许马上就能回去了!”

景川侯陆策,陆家的二公子,威远侯陆焕扬的庶子,二十三岁因从龙之功被封景川侯,从此一飞冲天,皇帝去世之后,他辅佐年幼不知事的幼帝,手掌重权,权倾朝野。任谁提起这个人,都会忍不住放低声音,唯恐说出不好听的话,惹来杀身之祸。

苏沅没有想到他真的会来。

十三年前她八岁,曾帮过陆策,说来那恩情轻微不值一提,不过也许那日唯独她出了手,旁人冷眼相看,他才会说,这个情一定会还。

她当时并没有在意,甚至在陆策飞黄腾达之后,也没有过什么想法,因为后来发生过的事情,谁都知陆策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再说,他们原本也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了,她之前一直在守孝,除服之后没多久又嫁入韩家。要不是不得已,是不会用这个人情的。

苏沅睁开眼睛。

雪地里,一个年轻男人不急不缓的走过来,伞也没有撑,身上披着件血一样颜色的红狐皮大氅,说不出的雍容华贵,与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有着六七分的相像。记忆里,他原本就生得俊秀出众,故而年幼时很得陆焕扬的喜欢,而今,那些气息并没有多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凌然冷峻,让人看一眼就会心生敬畏之色。

“你是要韩知遇休了你?”他径直走过来,俯视着她,曾经的小姑娘靠在轮椅上,整个人有着难以言说的萧瑟。

世间事真是难以预料的,那些疼爱,娇惯,可能很快就变成了回避,厌恶,直到今日,她都觉得可怖,不管是陆策,还是她,这一生都充满了起落。

苏沅抬起头问:“你愿意帮我吗?”

“是。”

坐到辅政大臣的位置,一字千金,苏沅明白,她的事情有着落了,浑身不由一松,有种巨大的疲惫感慢慢涌上来。正如采英所说,她应该是可以回娘家了,葬在母亲的身边。

苏沅嘴角微微一翘,笑了。

这一笑如原本已经枯萎的花,刹那间开放出来,令人目炫神迷,陆策怔了怔,眼眸微眯,再看她时,她面色平静,好像那笑将所有的精神都消耗。她安安静静的坐着,眼睛闭上了,手从膝头滑落下来,手指是那么的修长,笔直。

陆策这一生见过的死人不少,但却没有想到苏沅会死在他面前,就在她快要解脱的时候。

他回过身,望向突然喧嚣起来的甬道,韩如遇带着玉冠,穿着深紫色的锦袍,大踏步的走过来,俊俏的面上满是怒气。

这个人,是要来阻止他罢?可为什么?

人都已经死了。

他手在腰间剑柄上抚了下,迎上去。

雪好像更大了,落在苏沅的肩头,她已感觉不到冷,哪怕采英哭着把她推进去,因为着急,轮椅一拐,她摔在了雪地里,雪掩埋了脸颊……

——————————

元君庙里的早钟突然敲了起来,铛铛铛,一声一声,渐渐逼至耳边。

苏沅秀眉紧颦,她好像许久没有听到什么声响了,好像悄然不觉过了永久的时间,等到钟声再一次敲响的时候,她的心脏猛烈的跳动,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一下从床上坐起。

锦被滑落下来,她睁开眼睛,看见葡萄绿的蚊帐,上面绣着的花鸟栩栩如生,那是母亲的哥哥阮直送的。母亲第一眼看到,惊讶的说,这种颜色叫沅沅看见了,定会嚷着要吃葡萄,怎么这样嫩绿,很好奇的问阮直从哪里买来的。

她躲在屏风后面,快步跑出来,见到了果然很欢喜。

这蚊帐自此用了好些年,后来有一次被浆洗的丫环洗坏了……苏沅盯着它,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过得片刻她环顾四周,看到了红木大理石面的花兰小桌,看到黄梨木的云纹衣箱,雕花罗汉床边的矮几上,放着黄玉梨花的花插,她突然叫起来:“采英,采英!”

外面值夜的宝绿吓得差点从铺上跌下,慌慌张张的冲进来:“姑娘,您怎么了,要奴婢做什么?”

印象里,自家主子从来都睡得很好,哪里会那么早就醒过来,还大喊大叫的。

“采英……”苏沅后来几年与采英相依为命,下意识的仍叫了一声,只是当她看到宝绿的样子时,声音戛然而止。

小丫环着急的过来,外衣披得歪歪扭扭,可面孔却那么年轻,圆圆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是那个十三四年纪的宝绿,不是后来跟着她处处被欺负,越来越憔悴的宝绿,苏沅的眼睛瞬时红了,她的喉头哽咽了,几乎说不出话来。

宝绿仍自茫然:“姑娘,什么采英?”

采英还没有来苏家罢,苏沅手指微颤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几岁了?”

“姑娘!”宝绿大惊,“姑娘您十三岁呀!”

十三岁!

建昭十一年。

苏沅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一下从床上跳下来,胡乱披上件衣服就跑向了门口。

清晨的天空布满了云,显得卯时的苏府很是昏暗,但她抬起头,却好像看见了藏在云中的太阳,看见了它光芒万丈照耀在自己身上,说不出的温暖。

微信字数受限

点击阅读原文

继续免费阅读

【今天你的青蛙看书了吗?】

相关阅读
  • 《复仇者联盟3》竟然好艺术写真这一口,灭霸的光头太逼真了

    《复仇者联盟3》竟然好艺术写真这一口,灭霸的光头太逼真了

    2018-03-07

    《复仇者联盟3》竟然好艺术写真这一口,灭霸的光头太逼真了

  • 胡可去学校看望安吉遭儿子冷落,胡可:他长大了

    胡可去学校看望安吉遭儿子冷落,胡可:他长大了

    2018-03-14

    今日,胡可发文称去学校看望安吉,安吉对自己点了个头就走开了,感觉安吉长大了。作为一位妈妈,看到儿子没有跑过来对自己撒娇,感觉儿子长大了,同时,也有一种舍不得,安吉会越来越大,对父母撒娇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少。“心中百转千回,却依然会目送你的背影”。这句话,是所有的父母都经历过得吧。安吉被称为“东北宋仲基...

  • 扎根校园足球晨曦俱乐部发展壮大 中央台采访张艳东共创未来

    扎根校园足球晨曦俱乐部发展壮大 中央台采访张艳东共创未来

    2018-03-13

     春天的诗很美,春天的梦很甜,春天的脚步更快,春天球场上的小队员在场上拼的更加投入,今天在北京师范大学石家庄附属学校“张艳东晨曦足球俱乐部”的孩子们在操场上刻苦的训练。 由于张艳东晨曦足球俱乐部的社会影响力不断壮大,赞誉度不断增强,在张艳东张指的带领下,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重...

  • 曼联被这名3500万的新援坑死了 新维迪奇如今成废人

    曼联被这名3500万的新援坑死了 新维迪奇如今成废人

    2018-02-13

    在引进桑切斯之后,曼联在3场联赛中输掉了其中的2场。如果说进攻组合还在磨合当中的话,那么后防线上的连续失误就让人无法容忍了。菲尔-琼斯与斯莫林组成的中卫搭档漏洞摆出,这也是曼联失利的主要原因。但斯莫林失误并不是一年两年的,他的上限也许就在这,最令人感到可惜的是林德洛夫,这名被称之为维迪奇接班人的瑞典中...

  • 鸡蛋虾仁羹给你家的宝宝做起来吧!

    鸡蛋虾仁羹给你家的宝宝做起来吧!

    2018-02-12

    虾仁鸡蛋羹鲜虾、香葱、鸡蛋、  盐、温水、鸡粉、香油。做法:1.把虾处理干净,只取虾仁。鸡蛋磕入碗中。2.把鸡蛋打散,加入少量的盐和鸡粉调味,盐一定要少放,鸡蛋里面本身就含有少量的盐份。3.然后准备一杯温水(30度左右),或者是鸡汤,把温水加入到蛋液中,水和鸡蛋的比例约为2比1。然后朝一个方向搅拌均匀,把上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