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送进监狱,却发现有了他的孩子……

时间:2018-02-14 19:06:51 作者:乐易传媒 阅读: 8832 点赞: 99 分享: 86

第1章 跟我,一个月十万

“闭上眼,跟着我的节奏来。”

低沉悦耳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声音,慢慢的窜入了女人的耳中。

那声音是致命的蛊惑,让深陷柔软的大床的她眼角情不自禁染上了情语,被滚烫的人儿压得服服帖帖。

氤氲昏暗的房间里,床尾摇摆,一下跟着一下,粗重的呼吸声似是配乐,奏出了此起彼伏的乐章。

一夜荒唐,林语睁开眼,耳边是那个男人沉稳的呼吸声。

林语轻手轻脚进了浴室,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红痕遍布,心中愈发甜蜜。

她怎么敢想象与莫沉有如此亲密的接触,那是恋了多年的人儿啊。

从浴室出来,她悄悄去了厨房,帮莫沉准备早餐。

半个小时后,早餐上桌,莫沉出现在了二楼走廊处。

林语抬眼,便看到了男人那双锐利的黑眸,她脸颊微热迅速低下了头,发出了轻柔微弱的声音:“阿沉,早餐做好了。”

男人漂亮的唇瓣紧抿着,透着丝丝薄凉:“你……”

这声音同昨日一样好听,不同的却是多了一份冷漠。

林语双手紧握着,心里有一根琴弦紧绷着,他是要提昨日的事情吗?他会说什么呢?让她做他的女朋友?对她负责?或者其他……

“你叫什么名字?”

林语一怔,脑中是片刻的空白……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我……”因为太紧张,林语说话打了结,“叫林语,你……”

他似乎并不认得她。

“淋雨?”

“树林的林,语言的语。”林语的头一直低着,望着自己的鞋尖。

“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老师,音乐老师。”

半响,没了回声,静谧了一刻,让林语觉得很窘迫,她怕自己做错了什么让莫沉不高兴。

“老师月薪多少?”

“三、三千。”莫沉问,林语便答,又觉得三千这个数字太过于丢人,补充道,“因为刚毕业,还、还在实习期。”

莫沉一直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已然断了性,这是个相当能装、能矫情、有手段的女人。

一个普通的老师,能够上昨日的宴会,又打听到他的喜好,定然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太多,这一个还算聪明,那便留下吧。

“跟我,一个月十万,可以吗?”

林语顿愕,蓦地抬起了头,反问道:“你说、什么?”

直至林语抬头,莫沉才看清楚了她的模样,丹凤眼樱桃嘴鼻翼尖尖,算不上大美女,却也得清秀两个字。

“如果价格不合适,你可以自己开价。”

林语自认不算太笨,心中的苦涩悄然而上,却依旧不知好歹的说道:“我、我不要钱……”

那声音很轻,轻的莫沉险些没听到。

“嗯?”

林语轻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上扬,略带小女生俏皮的姿态,对莫沉眨了眨眼睛,“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不要钱的。”

女人乌黑的秀发散在耳鬓,头发的黑更衬托出了她肌肤的白嫩,一双眼睛闪动着水润的光泽,红唇自然的微翘着,这样打量一番,似乎比方才又漂亮了几分。

林语望着莫沉漆黑的眼,那儿似是有一个巨大的漩涡,会将她彻底吸进去。

耳边,是男人低沉的话语,“我的女朋友,你也配?”

第2章 他的小情人?

林语禁了呼吸,脸上写满了失落,心头那根紧绷的琴弦在这一瞬猛地断了。

他是莫氏总裁,她凭什么可以当他的女朋友?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一刻,她似乎了解到,昨晚与她欢度一夜的男人,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穷小子了。

莫沉走了,留了她一个人在偌大的房子里。

他不打算让她做女朋友,但也没有说让她滚,他应该是想和自己保持床上关系。

传说中的二奶?亦或者是情人?

林语是有自知之明的,经过一番心理斗争后,离开了这栋房子。

她人穷,但志不穷。

……

莫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助理递上一份文件后,说道:“她将房间整理好之后离开的,您给的卡,她没要。”

莫沉眉头微蹙,薄唇下敛的弧度表现出了丝丝的疑惑。

不要钱的女人?想做他女朋友。

呵……一声轻嗤,莫沉将那一夜春宵抛诸脑后,纤尘不染的手指捻着文件迅速翻阅。

每天上百份大大小小的案子等着他做决策,男欢女爱之事太耽误时间,他没空。

……

别墅的门锁被锁上的一瞬,林语就后悔了。

五年了,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难道就这样轻易放弃?

思量再三,她抛掉了那该死的自尊心,坐在门口等他回来。

不管是女朋友、二奶还是情人,只要能够陪在他身边,也是好的呀……

林语这么想,便这么做了。

这一等,未想到就是六个时辰。

她穿着昨日宴会上的红裙子,在萧瑟的秋风里冻得瑟瑟发抖。

……

莫沉应酬结束回到别墅,已近凌晨。

“莫总,您喝多了,我扶您进屋。”一道娇媚的女声从驾驶座上传来。

那是新晋的女明显苏玉,美丽性感、妖娆勾人。

林语远远的看到有一辆车子开进别墅,远远的就看到漂亮的苏玉抱着那个风度卓越的男人。

只是太远,她不能确定那个男人是莫沉,其实也不是不确定,只是不想确定罢了。

鬼使神差的向前走了许多步。

看着苏玉摸着男人胸前的肌肉,又解开了他的皮带。

是女人投怀送抱不错,但莫沉……也没有拒绝。

就像……就像昨日一样,就像昨日她抱住了他,喊着他的名字,让他不要再离开自己。

甚至于后来衣服怎么脱落的,林语都不大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已经被莫沉迷的疯癫。

她嘴角扬起了一抹自嘲,心头泛起了苦涩,眼睛热热的,有什么东西想要流出来,但她给拼命收回去了。

眼看苏玉就要与自己心尖儿上的男人开始野战,林语咽了咽喉间的腥甜,温温发出了声:“阿沉,早晨说的话,还算数吗?”

富人区别墅群里,半夜时分,无人。

突如其来的女声让苏玉猛地看向了身后的林语,漂亮的眼眸里满是憎恶。

莫沉抬了抬眼皮,同苏玉一般,看向了她。

林语一身火红,长发被风吹的凌乱,有似狐魅。

黑夜里,女人的皮肤白得发亮,那身红裙勾勒的她身形愈发纤细,一双眼睛仿若染了墨,黑黑的闪着光。

莫沉狭长的凤眸眯了眯,这才惊觉这个女人好似比白日多了一分凄美。

被苏玉撩了许久都没有反应的他,瞬时来了感觉……

第3章 跟你,做你的女人

“你谁啊?”苏玉很不快,近两年她都在勾搭莫沉,如今好不容易才有了机会,决不能让人捣了乱。

林语的心思全在莫沉身上,眸光也直直的略过了苏玉,她重申了方才的那句话:“阿沉,早晨说的话,还算数吗?”

莫沉眼神幽幽的凝向她,“早晨,我说什么了?“

林语抿了抿唇,话里是难以启齿的柔弱:“跟你,做你的女人。”

苏玉的脸铁青,生怕这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坏了自己的好事,拉着莫沉的胳膊往自己胸前蹭,“莫总,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推掉了今天的通告,特意陪你的。”

莫沉低头重新将怀里的女人打量了一番,苏玉漂亮是不错,但却不是他的口味,林语不算漂亮,却让他很来感觉。

莫沉唇角扬了扬:“你走吧,你想要的角色,我会给你安排。”

……

苏玉走了,走的时候狠狠的瞪了林语几眼。

林语的眼里没有苏玉,只承载了莫沉。

高大的男人走向她,在她轻唤了一声“阿沉”后,横抱了她起来。

林语身体失重,自然而然的搂住了男人的脖颈。

莫沉将她带入了主卧。

随之平放在大床上。

男人埋在她的颈项里,诱人的酒香夹杂着男人本有的清香萦绕在鼻尖,他总能迷醉她。

“阿沉……”

情动、带着声动,接着是身动。

韵律之下,是喘息。

急不可耐后的是享受。

又是一夜的情迷。

第二日早晨,莫沉给了她一张卡,林语问:“这个一定要收吗?”

莫沉没回话,只眉头蹙了蹙,林语便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卡,“阿沉,吃早饭吗?我给你做。”

莫沉自顾穿衣,然后下楼,就那样走了。

没对她留一句话。

林语心头是一片落寞,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她成了莫沉的情人,不是爱人。

半个小时后,莫沉的助理秦聪来,向林语交代了几件事情。

1、以后就住在这里

2、有什么需求,尽管向秦助理提

3、要以莫总或莫先生的方式称呼莫沉

4、对外,她是不能见光的

5、人要有自知之明

以上每一条,如果触犯,莫先生都会不高兴。

林语这才明白,原来他不喜欢阿沉这个称呼,早晨不高兴了,所以才不理她的。

……

林语将莫沉给的卡放在了收纳盒里。

想到自己要在这里住下,便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些日常用品。

在超市逛着逛着,竟有一种置办家用的感觉,心情莫名好了起来,不管是什么身份,能够陪在莫沉身边,她都是有机会让他喜欢自己的。

她买了情侣款的牙刷、杯子、毛巾、拖鞋和睡衣。

在睡衣店里,林语看到了情趣款,红着脸顺手买了一套。

她看过很多书,书里说,男人很喜欢这种东西。

接着,她又去买了一堆食材,等着他晚上回来吃饭。

……

在厨房里忙碌了一下午,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她想打电话给莫沉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吃饭。

这才惊觉,自己没有他的手机号码。

思来想去,便联系了他的助理秦聪。

秦聪说:“莫总晚上有应酬,不一定会去你那,如果莫总要去找你,我会提前给你消息。”

电话收了线,还一腔热血要对莫沉好的林语,顿时同泄了气的皮球般,没了生机。

他可能不来,那饭还做不做呢?

还是做吧,万一他来了呢?

第4章 他要来了

可到了凌晨,林语也没能见到莫沉。

每当门外有汽车经过,林语都会打开门去迎接……但每每都是失望。

她连续做了一个月的晚饭,莫沉一次没来吃过。

她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将食物倒掉的时候,良心备受谴责,浪费粮食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后来,她就不做了,自己的吃食也变得很随便,网购了一堆方便面,饿了就吃一点。

大概三个月后,秦聪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消息:莫总晚上到。

昏昏沉沉的林语看到消息后,立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他要来了!

现在是早晨七点,离晚上还有十多个小时,她迅速换了衣服去了市场买食材,回来后将本就干净的屋子打扫得更是一尘不染。

晚饭准备的差不多,她又给自己好生打扮了一番,七点左右饭菜上桌,为了不让饭菜冷掉,她用上了小锅子,给饭菜煨着。

最后,满心欢喜的等他来。

七点没来。

八点没来。

十点没来。

十二点还没来。

她守在窗前,看着窗外……终于在一闪车灯下,一辆劳斯莱斯停在了别墅门前。

林语的心小鹿乱撞开来,连鞋子都忘了穿,一步做三步走,跑了出去。

那道颀长身形的男人从车里走出来的一刻,林语奋不顾身的抱住了他。

阔别三月,思恋已然如菌落般在疯长。

柔软娇嫩的女人冲进了怀里,在入冬的夜里,给了他丝丝暖意。

莫沉俊眉微扬,稍显疲累的眼眸骤然亮了。

他低头,看到女人一双未着鞋袜的足,娇嫩白皙的俏脚踩在硬邦邦的石子路上,沾了灰黑的泥土。

“怎么没穿鞋就跑出来了?”

林语紧紧拥着他,嘴中喃呢着:“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她情不自禁红了眼眶,心里仍旧是止不住的兴奋。

三个月的寂寞和寥落,太难受,但不管怎么说,他都回来了。

她穿着漂亮的小裙子,脸上是精致的淡妆,粉润的唇瓣,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莫沉心动,便行动了。

搂着女人的腰身,吻了下去。

她好似没有骨头一般,全身柔软的不像话。

男人抱着女人,走向了屋内,略过了那一桌子的饭菜,上楼落床,做起了他已然念了三个月的事情。

“阿沉,我好想你,你想我吗?”林语问,眼角挂着泪,那泪滚烫,柔软了男人的心。

莫沉回答:“想,所以马不停蹄来看你了。”

“真的嘛?”林语破涕为笑,心里似是灌了蜜糖。

男人的吻还在继续,温柔之余好些霸道,接着拉起女人笔直修长的腿,猛地没入……

翌日一早,未等林语醒来,莫沉便走了。

一夜三次,她被折腾的太厉害,没能早起帮他做早饭。

上午十点左右,秦聪来了一趟,给林语送来了一些东西。

漂亮的衣服、包包和首饰。

林语开心的问:“这个是阿沉送给我的吗?”

秦聪看到林语一脸的欣喜,眼里多了一丝鄙夷,但很快将这一丝轻蔑收了回去,点头道:“莫总对林小姐很满意,这是奖励。”

奖励?林语愣了下,反问:“这是奖励,并不是礼物吗?”

秦聪没有想到林语会这么问,“林小姐喜欢,当作礼物也无妨。”

礼物,是带有感情送的。

奖励,是做好本职工作附加的。

两者的区别很大,起码林语是这么认为,脸上的欣喜因为这一来一去的对话消失了。

晚上,莫沉又来了。

林语准备好的晚饭也浪费了。

两个人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多数时间都在床上活动。

林语其实很想和莫沉多说说话,增进下感情,但他总是不给她这个机会。

每次活动完,她总会累的没有力气。

有的时候她会撑着疲累,说:“我给你当女朋友好不好,我不要你的衣服首饰包包,也不要你给我卡,我可以每天给你做饭、打扫屋子、暖床,但是我想当你的女朋友。”

莫沉觉得好笑,“不要钱,只要当我的女朋友,为什么?”

林语脱口而出:“因为喜欢你啊,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微信篇幅有限,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