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双修玩转都市,急诊科小实习生也能抱得美人归

时间:2018-03-02 18:00:16 作者:阅读书城 阅读: 8898 点赞: 87 分享: 64

大力金刚腿

春城的八月,天空澄碧,纤尘不染。

一个男子垂着头从小区门口走出。

徐长青,华夏医学世家徐家子嗣。

徐家世代为医,徐长青却是不顾亲属反对,毅然参军,这一去就是六年。

临走前和大伯定下六年之约,待褪去军装之日,便是肩负起传承徐家医术之时。

“晓晓,你到底在哪……”

徐长青看着手中的照片,自顾嘟囔。

如今的徐家已然搬离这座城市,唯有这位女孩儿还在独自坚守在这座城市,守着他们徐家数百年来的心血。

他整理好思绪,抬脚继续前行,却是看到前方的一片骚乱。

一辆黑色商务车前围着几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女。

车内,一女子怀里抱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子,低声啜泣。

“小李,还没好吗?”

“不行啊洛医生,车胎已经完全爆了,必须换轮胎。可是……车上没有专用工具。”

被称作小李的男子蹲在车前,额头已然见了汗。

“该死,时间来不及了。半小时之内病人必须马上手术!”

“你好,需要帮忙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洛琉璃一愣,抬头便是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正笑眯眯的打量着自己。

而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满怀希冀的说道。

“先生,能不能借你的车一用?这里有一个病人急需抢救,人命关天,请你一定要帮忙!”

借车?

徐长青无辜的抓了抓头发,耸耸肩。

“抱歉,借车的话,爱莫能助。不过修车,我应该能帮个忙。”

话说此时的小李正手忙脚乱的按着轮胎,就在他急的满头大汗时,一双修长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

“朋友,我来吧。”

“先生,没有工具的话……”

见徐长青似是打算徒手进行维修,小李不由得善意提醒道,谁知前者竟然是对着车胎就是狠狠的一脚。

“砰!”

一声闷响,轮胎中心处的螺丝被死死的踹了进去,整个车身都剧烈晃动。

小李眼睛珠子险些瞪了出来。

“这……这!大力金刚腿?!”

徐长青蹲下身子在轮胎上一阵敲打后方才站起身来,拍拍手。

“好了,搞定。”

他回头看见两人钻进车内,忙的上前递过去张纸条。

“请问,你知道祥和小区拆迁后的地址吗?”

此时的洛琉璃心里一团糟,哪里有功夫顾得上回答这般无聊的问题,不由得语气有些不耐烦。

“不知道。”

一旁的小李却是楞了楞,回道。

“我家就住在祥和小区。离我们医院不远……”

“太好了,朋友,能不能带我过去,我要找人。”

“小李!不要忘了我们还有病人。”

洛琉璃愤愤瞪了小李一眼,后者悻悻缩了缩脖子。

“紧急播报,新城区第九大道发生严重交通堵塞,请各位驾车市民尽量规避堵塞路段。”

听得电台中的播报,洛琉璃银牙一咬。

“该死!竟然在这个时候堵车!”

徐长青目光一转看到了那脸色苍白的女子,在看看洛琉璃的一身白大褂,当即也猜出个七七八八。

他紧了紧行囊走到正驾驶外,打开车门。

“下车。”

小李一愣,总觉得自己被眼前这双眸子盯住的时候全然没有任何反驳的念头,弱弱的下车。

见徐长青竟然是坐上了驾驶位置,洛琉璃脸色一变,沉声呵斥。

“你干什么?没看到我们正在……”

她话只说到一般就被徐长青平淡的语气打断。

“除非有直升机,不然你们连前面的十字路口都过不去。”

洛琉璃一时语塞,却是找不到丝毫理由反驳。

只见徐长青探出头看了看小李。

“喂,你说祥和小区就在你们医院附近是吗?”

“啊?嗯……对。”

“上车。”

徐长青缓缓发动车子,一旁的洛琉璃秀眉紧颦。

“喂,前面车流量那么大,过不去的。”

就在洛琉璃满腹怀疑的时候,徐长青脚下猛的一踩油门。

“轰!”

低沉的引擎声侯然炸响,车胎在地面剧烈摩擦出阵阵白烟,而后如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

“喂!你疯了!快停车!”

洛琉璃脸色惨白,面前就是车流量巨大的十字路口,以这样的速度冲过去绝对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谁知徐长青像是没有听到一般,随意撇了一眼导航,双手飞快变化着档位。

从外看去,黑色商务车宛若一只花蝴蝶般在车水马龙中飞快穿梭。

车内不时传来几声男子和女子高亢的尖叫。

……

十五分钟后。

春城第一医院外,一辆黑色常务车划出一道完美弧度停在门口。

徐长青从小李手中接过一张简易的手绘地图,道了声谢正欲离开。

“等一下。”

见洛琉璃跑到自己面前,徐长青剑眉一挑,之前还真是没有发现这女人竟生的如此倾城。

青丝如墨,螓首蛾眉,凝脂般的肌肤上点缀着堪称完美的五官。

“刚才的事,谢谢。”

闻言,徐长青紧了紧背后的行囊,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谢就免了,快去救人吧,再见。”

言罢,倒也潇洒,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身后的洛琉璃楞在原地,很是复杂的看着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

告别洛琉璃后,徐长青一路脚步飞快的朝着目的地前行。

几番周折,终于是找到了祥和小区搬迁地。

他徒步行走在小区外的小型步行街,看着周围全然陌生的环境,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悲凉。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步行街较为偏僻的地带,目光不经意间却是看到那路边的一间小医馆。

这一看,徐长青身子便是剧烈的颤抖一下,眼中闪过波动,喉头上下翻滚。

青砖碧瓦已不再,但那老旧的牌匾却犹如印记般刻在他的灵魂中。

“麻衣救世……”

正在他陷入回忆时,医馆内却是传来一道女子的娇喝。

“你们这些无赖!”

徐长青剑眉一皱,从这声音中他能捕捉一丝熟悉。

抬脚走向医馆,伸手推开木门。

“嘎吱。”

门开,医馆内站着四个男子,头发染得花俏,穿的不伦不类,俨然是街头混子。

一容貌秀丽的女孩儿和四人对峙,似是在捍卫什么东西。

徐长青眸子扫动,无数回忆在眼前浮现,记忆中女孩儿稚嫩的面庞跟眼前人逐渐融合。

六年光阴,无数次梦中呢喃终于是化作口中这一句话。

“晓晓,我回来了。”

麻衣传承

声音不大,却是让女孩儿身子剧烈颤抖一番。

她缓缓挪过目光,看到近在眼前的面庞时,瞳孔猛的收缩,双手不自觉松开。

“砰!”

手中玻璃罐子摔在地上,应声变为碎片。

“长……长青?是……是你吗?”

徐长青淡然一笑,却也觉得鼻头有些酸涩。

“是我……我回来了。”

六年间积聚在心中思念终于是化作泪水,晓晓的眼睛宛若决堤供水,顷刻间流淌而下。

“特么的!哪来的毛头小子,没看到爷爷们办正事呢?赶紧滚蛋!”

重逢时刻总归是有不和谐的声音,一个留着红毛的混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徐长青。

晓晓也回过神来,她忙的跑到徐长青身前,如老鹰护崽般将他挡在身后。

“长青,你快走!姐替你拖着他们!”

看着面前这娇弱的背影,徐长青似是又看到了小时候那个会挡在自己面前的霸道姐姐。

他嘴角扬起一丝弧度,抬脚上前,站在晓晓面前。

见状,晓晓脸色一变。

“长青,你……”

徐长青不曾回头,语气平淡。

“你保护了十年的鼻涕虫已经长大,以后,我来保护你。”

晓晓的美眸瞬间变的通红,突然发现以前那个只会躲在自己身后抹眼泪的男孩儿不知不觉已然长大,再也不需要她的保护。

“尼玛的!不识好歹,哥几个!废了他!”

红毛咋咋呼呼的吆喝着,带头冲了过来。

见这情形,晓晓不由得小手紧紧攥着。

“砰!”

一声闷响之后,红毛便是口鼻窜血的倒着飞了回来。

“大哥!”

几个混子手忙脚乱的将红毛扶起。

晓晓张着小嘴,美眸中满是不可思议。

“扰我徐家安宁者,必须付出代价。”

徐长青语气平淡,落在红毛耳中却是让他气炸了肺。

“特么的!你们傻愣着干什么!上啊!”

回过神来的三人这才一个个的张牙舞爪冲了出去,看这架势还有几分唬人。

“去死吧臭小子!”

一炮头抄起沙包大的拳头就朝徐长青脸上砸了过去,看起来倒也是个打架好手。

“砰!”

一身闷响,徐长青轻描淡写的将炮头拳头握在掌心。

见状,炮头脸色一变,正欲发力将拳头抽回来却是听到一声脆响。

“咔吧!”

只见他手腕完成一个很是诡异的弧度,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从他口中传出。

见红毛领着另外两人冲了过去,徐长青冷哼一声,抬脚将炮头踹了出去,正好将三人砸到在地。

就在三人刚刚挣扎着站起身时便是看到一道黑影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

“砰砰砰!”

一阵阵闷响不断在医馆内传来。

三分钟后,徐长青提着最后的红毛将他丢出门外。

“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滚。”

“好小子!你……你有种!你等着!”

放下狠话后红毛等人便是仓皇逃离。

徐长青缓缓转过身,跟晓晓隔空而望。

两人彼此沉默。

片刻,徐长青这才笑了笑。

“怎么,六年不见,也不抱我一下?”

这话彻底打破晓晓的心里防线,她啜泣着便是飞奔到徐长青怀里,将头埋了进去,娇躯颤抖。

两人相拥在一起,却是没有人再说话打破这重逢的喜悦。

……

十五分钟后,两人对面而坐。

“晓晓……”

“臭小子,没大没小,叫姐姐!”

闻言,徐长青悻悻摸了摸鼻子。

“你大我一岁而已。”

晓晓也知道徐长青的性子,白他一眼,只得作罢。

“跟姐说说,你这么多年到底去哪了?”

徐长青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思考了许久,却也不知从哪说起。

“简单的说,我是去参军。有时间我们好好说。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言罢,他缓缓站起身子。

“晓晓,把老祖宗的雕像拿出来吧。”

“长青,你……难道要?”

晓晓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她自然知道徐长青的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参拜了老祖宗的雕像就意味着要传承徐家的医术,对于自己这个弟弟的性子,她很是清楚,从小就无心学医,一心憧憬军旅生活。

如今徐长青竟主动提出继承徐家医术,她怎能不惊讶。

晓晓犹豫了一下便是转身走到柜台前拿出一古朴无实的盒子。

“咯嗒。”

她将盒子放到供台,取出一通体黝黑的雕像,雕像之人身穿一身麻衣,一手背于身后,一手捋着长须。

“长青,可以开始了。”

晓晓抽身退到一边,徐长青长出口气,抬脚走了过去。

“噗通。”

供台前,徐长青双膝跪地,眼神坚定。

“徐家第三十六代传人徐长青,自愿接受徐家麻衣神术传承,有生之年定将徐家医术发扬光大。若违此誓,必受万虫噬心之苦!”

言罢,不曾底下的头颅狠狠磕在地板。

“咚!”

晓晓无比复杂的看着徐长青,眼眶湿润。

“长青,你……真的长大了。”

“咚!”

待最后一个响头磕完,徐长青额头见红。

此刻,异变突生。

本是黝黑的雕像骤然爆发出一团耀眼光芒。

徐长青还没回过神来便是被这光芒狠狠击中眉心,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巨大的疼痛,似是要将他的灵魂都生生撕裂一般。

“啊!”

他蜷缩在地上,脸色惨白。

“长青!长青你怎么了?!”

晓晓的忙的上前,神态焦急。

此时的徐长青五官狰狞,太阳穴的青筋高高鼓起,眉心一道光芒时隐时现。

而他同样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庞大的信息正飞快涌入自己大脑。

约莫五分钟后,徐长青终于是停止挣扎,被晓晓扶着站了起来。

“呼……呼。”

他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眸中却是带着一丝异常的兴奋。

这一切都是来源于那可在他脑中的那四个大字。

麻衣神典。

“长青,你没事吧?”

“没事。”

徐长青笑着摇摇头,垂在身下的右手却是有些颤抖。

成功继承麻衣神典终于是让他看到一点希望。

顾峰,你有救了。

“砰!”

房门突然被人狠狠踹开。

瞳术觉醒

一群痞里痞气的混子涌入医馆,为首的正是之前徐长青打跑的红毛。

“小子!看你这回死不死!”

红毛一手打着石膏,愤愤咒骂,随即对着旁边一个光头献媚道。

“大哥,就是这小子!”

闻言,光头瞪着一双虎目上下扫了扫徐长青。

“小子,是你动手打了我的人?”

“长青,我们报警吧。他们……人太多了。”

而徐长青却是轻轻拍了拍晓晓的手,向前一步,语气玩味。

“人我没打,狗的话,倒是打了四条,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徐长青这番明目张胆的挑衅当即就让光头变了脸。

“小王八蛋!你少在这里牙尖嘴利,识相的就赶快滚蛋!这地方老子是拆定了!”

徐长青一愣,身旁的晓晓低声道。

“有开发商看中了这条商业街,据说其他商户已经被他用钱打发,我不肯卖,他就找了这些无赖来骚扰我。”

闻言,徐长青眼中闪过一抹寒芒,缓缓看向光头。

“我徐家祖业岂是你说拆就拆,给你五秒钟,马上消失。否则,我会一根一根拆了你的骨头。”

见徐长青这般不给面子,光头自觉脸面无光,当即就吆喝了一嗓子。

“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兄弟们,给我上!”

只见屋内那些个混子一个个张牙舞爪的便是冲向了徐长青,更有甚者直接抄着家伙就砸了过去。

“晓晓,闭上眼睛。”

见他这般笃定,晓晓悬着的心也不禁跟着平稳下来,点点头,缓缓闭上了眼睛。

见状,徐长青眼中这才爆发出一团寒芒。

“特么的!去死吧小子!”

一混子举着凳子冲到徐长青身边,原地蹦起多高,对着后者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看情形,这一下要是砸实了,绝对是头破血流的下场。

显然,这样的结果不会出现在徐长青身上。他轻描淡写的侧过身将凳子躲了过去,抬起长腿踹了过去。

“砰!”

这一脚将凳子踹个粉碎,连带着那混子都跟着飞了出去,沿途撞倒几个人。

“点子扎手!一起上!”

当即屋内的十多个流氓都前呼后拥的用拳头和脚招呼着徐长青,后者宛若一只花蝴蝶,背着双手游走在包围圈中。

“时间到,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徐长青抽身爆退,站定抬头,语气冰冷。

他这话说的光头一愣,气极反笑。

“特么的!这年头随便来个毛头小子都敢在老子面前装大瓣蒜,给我打!出事算我的!”

光头带头冲了上去,见自家老大这般勇猛,剩下的小弟们一二哥哥也跟打了鸡血般。

众人冲到徐长青身边,作势攻击,站定许久的后者终于是动了。

只见他身形骤然化作一团黑影消失在原地。

“砰!”

众人压根就没回过神来,只见那躲在最后面的红毛便是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可怜的红毛本不想参合,故意躲在最后面,却还是被徐长青狠狠的一拳给轰在脸上。

而这一拳就像是打开了战斗的号角,徐长青身形连连闪动。再一次化身战场上无往不胜的铁血战士,每轰出一拳或者踢出一脚都会有人惨叫着飞出去。

连同光头在内的十三个人,却是连一分钟都没能撑到便是被徐长青尽数撂倒。

“啪啪。”

徐长青拍拍手,走到光头身边,单手将后者那足有一百八九十斤的身子提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此时的光头哪里还有之前那嚣张气焰,脸都吓的惨白。

“记住我的话,再敢打医馆的注意,我保证你有来无回,滚。”

说完便是丢垃圾般将光头扔了出去,后者甚至连一句狠话都没敢留,带着人就灰头土脸的离开。

“长青!你好厉害!”

徐长青刚一回头就看到晓晓蹦蹦跳跳的朝自己跑了过来,眼睛里都冒着小星星。

他悻悻摸了摸鼻子便是帮晓晓将医馆收拾了一番。

“长青,家里还不知道你回来的消息吧。要不要……打个电话。”

闻言,徐长青愣了楞,长叹口气。

“嗯。”

点了点头他便是结果晓晓递过来的电话。

跟自己大伯简单寒暄几句后,他终于是犹豫着说道。

“大伯,爷爷他……在吗?”

电话中陷入片刻沉默,只听得话筒出传来一阵叹息。

“唉,我去找父亲。至于他会不会接……算了,你等我消息。”

徐长青点了点头,枪林弹雨也不变的脸色此刻却是带着浓郁的紧张。

他站在原地等了足有近二十分钟,终于是听得话筒中传来一老者冷漠的声音。

“喂。”

闻声,徐长青的眼睛顿时就红了,语气有些哽咽。

“爷爷,我……我回来了。”

电话中陷入久久的沉默,徐长青不自觉握紧了话筒。

终于,话筒中再次传来老者的声音。

“徐长青,你还知道回来。”

老者的声音带着不悦,徐长青心中叹息,自己一走就是六年,期间不曾和家中联系,也难怪自己爷爷会这般生气。

他整理一番思绪,再次睁开眼时已然是一片坚定。

“爷爷,我已经拜了祖师雕像。而且……获得了麻衣神典的传承。”

电话中再次沉默,却是伴随着一股粗重的呼吸声。

老者的声音有些许颤抖,隔着电话似是都能想象出老者那副激动的样子。

“你……真的获得了麻衣神典的传承。”

闻言,徐长青同样是按捺着自己激动的心情,重重“嗯”了一声。

“哈哈哈哈!好!好!好!”

电话中传来老者的大笑,一连道出三个好。

“不愧是我徐家子孙!看来我这老骨头当初的眼光没错,长青,做得好!”

老者的态度突然转变,让徐长青也不由得跟着笑了笑。

看着徐长青对着电话有说有笑,偶尔表露出的神情似是一个孩童,将一切看在眼里的晓晓不由得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好的爷爷,我知道了。”

徐长青挂断电话,将手机递给晓晓。

“长青,跟爷爷谈的怎么……”

晓晓正欲说些什么,只见徐长青脸色骤然一变,双眼突然变的血红,身子无力倒下,发出阵阵惨叫。

“啊!!”

“长青!长青!你怎么了?!”

点点点,后面内容更精彩

相关阅读
  • 唐国强二婚老婆终于露面了,原来唐国强每天面对的是这样的女人

    唐国强二婚老婆终于露面了,原来唐国强每天面对的是这样的女人

    2018-03-03

     唐国强,现为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因在《小花》中饰赵永生获青年创作奖,凭借电影《长征》获得最佳男演员的称号,很多网友都表示最喜欢唐国强老师的作品雍正王朝,觉得最精彩的部分是八王议政那段,还有他饰演的诸葛亮,颇受网友喜欢唐国强有过两段婚姻,第一个老婆因唐国强提出了离婚,在一个除夕夜抛下了年仅7岁的...

  • 星二代培养,嗯哼买菜小大人,安吉兄弟仆人与少爷,小小春从小做饭,网友:想起吴镇宇

    星二代培养,嗯哼买菜小大人,安吉兄弟仆人与少爷,小小春从小做饭,网友:想起吴镇宇

    2018-03-03

    近日,有路人爆出照片,嗯哼跟着妈妈霍思燕去超市买菜。帮着霍思燕挑选水果。仿佛都听到了他和市场叔叔阿姨砍价的声音了。买完菜后,还主动帮着领东西,大袋小袋的默默跟在身后,仿佛就是一个小大人。说起帮忙买菜,可不止嗯哼一个,在很多节目中,我们都有看到为了锻炼自己的孩子,很多的明星爸爸妈妈都会这样培养自己的孩...

  • JR被内部禁赛现骑士争冠隐忧 詹姆斯不表态引外界更多猜想

    JR被内部禁赛现骑士争冠隐忧 詹姆斯不表态引外界更多猜想

    2018-03-02

    骑士3月2号在自己主场输给76人,赛后媒体采访环节老记们并没有把过多关注点放在这场比赛输赢上,而是放在骑士球员JR史密斯被内部禁赛的事情上。也许骑士内部下了封口令,除了俱乐部层面发了一则关于该事件的简单说明通告,其他球员对此一概不回应,包括球队老大詹姆斯。事件的起因是JR不满自己的首发位置被新来的胡德顶替,...

  • 骑士无力复仇!骑士状态飘忽詹皇带不动,米尔萨普打骑士不用动员

    骑士无力复仇!骑士状态飘忽詹皇带不动,米尔萨普打骑士不用动员

    2018-03-03

    周日(3月4日)早上,克利夫兰骑士将坐镇主场迎战掘金。骑士近来状态飘忽不定,上场又被76人击杀,此番面对实力不俗的掘金,恐怕还是难被高看。何况,掘金大将米尔萨普也已经迎来复出。(全能王对决!)骑士状态飘忽詹皇带不动全明星周末回来,骑士状态似乎又回到了交易之前,最近5场比赛仅拿下2场比赛,而且所赢的球队还是...

  • 2018开年必备的60+款蛋糕装饰必杀技,马上就要火!

    2018开年必备的60+款蛋糕装饰必杀技,马上就要火!

    2018-03-04

    “糕点装饰从来就是一项非常讲究的技术。”——如何才能将糕点装饰的更加赏心悦目,或者让人见到就想立马拥有,一直都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难题,也是为什么我每次一分享关于装饰的文章、图片,总会有很多人留言说要更多的原因。其实装饰说难很难,说容易也容易。开始你的装饰之前,首先要确定装饰的风格、主题、以及你手...

推荐阅读